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不合规网约车被大量清退平台争相接入出租车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2:10

不合规约车被大量清退 平台争相接入出租车业务

(原标题:约车平台争相接入出租车业务 线下割裂市场有望线上整合)

本报 王峰 北京报道

约车合规化整治在各地不断推进。10月22日,2018年上海市络预约出租汽车平台企业约谈会举行,16家平台企业被要求在12月31日前全面清退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并基本实现约车平台公司、车辆和驾驶员合规化。

此外,江西省交通厅近日表示,将切实做好约车和顺风车平台驾驶员背景核查,并对现有约车和私人小客车合乘服务的驾驶员进行一次全面清理。

随着不合规约车被大量清退,巡游出租车正重新进入约车平台视野,成为重要的“开垦地”。据了解,易到、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曹操专车都已接入出租车。

交通部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巡游出租汽车总量仅139.58万辆,且客运分担率连年下降,但巡游出租车日均运送乘客仍达到约1亿人次。“巡游出租车的运力规模其实大于目前任何一个约车平台的体量,所以对互联公司来讲想象空间巨大。”10月15日,嘀嗒出行CEO宋中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巡游车与约车平台的融合,还被寄望于倒逼出租车行业改革。在近日举行的巡游出租汽车改革发展政策研讨会上,交通部运输服务司司长徐亚华表示,鼓励巡游车企业借助现代新兴技术实现运营全过程的监管,研究探索新型的出租汽车企业和驾驶员分配形式,推动司企利益制度深层次改革。

约车平台“入局”出租车

长期以来,巡游出租车被认为是区域的分割市场,难以形成互联产品需要的规模效应。

比如,北京的巡游车数量较多,也只有6.8万辆,西安、南京两个新一线城市的巡游车数量只有1.2万余辆。在绍兴市这样的东部发达地区的三线城市,市区的巡游车数量不足两千辆。

“目前一些大城市龙头出租车公司推出的区域性巡游车打车平台运行得并不好,这说明,巡游车的约化必须要接入全国性平台。”宋中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作为区域龙头,上海强生出租车公司拥有1.3万辆巡游车,每天的电召订单超过8000件。但这并未复制到互联产品,其在2016年就推出了打车APP,但在一些第三方数据库中,因为用户量过少而没有月活数据统计。

10月16日,强生出租宣布成立共享出行公司,为约车平台提供营运车辆及从业人员规范管理综合解决方案,明确表示“与现有的约车平台没有直接竞争”。

在约车的冲击下,巡游车的数量、客运分担率都在连续下降。在10月15日举行的巡游出租汽车改革发展政策研讨会上,交通部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钟朝晖介绍,年,36个中心城市中巡游车客运分担率下降的从15个增加到26个。其中,北上广深更是连续4年下降。

但巡游车的客运量仍远超约车。全国巡游出租汽车2017年完成运输乘客365.4亿人。据上海市有关部门统计,2017年巡游车的客运分担率为11%,约车只有3%。

“巡游车的出行分担率将逐步进入下降通道,但总量规模仍会随着城镇化进程增加。”钟朝晖说。

在约车合规化整治深入,野蛮生长极可能结束的背景下,钟朝晖甚至认为,巡游车未来的城市客运分担率在10%左右,但在出租车行业内部分,如果区分巡游车和约车的话,巡游车要分担80%的份额。只不过,巡游车接单量的60%将由约完成。

“我们估计目前全国巡游车总接单量中,只有5%来自约平台。”宋中杰说。

“过了高峰期或是出了三环,我就习惯使用打车软件,对拉活确实有帮助。”10月15日,北京市一名出租车司机顾海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但上接单的效率远不如巡游拉活,两种拉活方式的接单量会相差一倍左右。”

新型利益分配格局待形成

约车平台正纷纷接入巡游车。10月19日,哈啰出行在81个城市上线了出租车打车业务。今年9月,曹操专车宣布在杭州接入出租车。

此外,嘀嗒出行2017年底接入出租车,易观数据显示,此前数月嘀嗒出行月活数据持续下滑,但此后开始大幅提高,从2017年11月的345万上涨至今年5月的911万。

首汽约车2017年8月上线巡游车,易观数据显示,2017年8月在首汽约车近一年的月活数据曲线中,出现了第一个大幅上升的峰顶。

巡游车与约平台的融合还在倒逼出租车行业改革。交通部今年8月举行了全国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推进会,接近交通部人士介绍,交通运输部部长在会上指出,巡游车经营权和“份子钱”的问题依然是行业不稳定的主要隐患根源。

徐亚华在上述研讨会上介绍,全国70%以上的城市已基本实行经营权期限制管理,有14个省的50多个地级以上城市开展了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的退还工作。

四川省已逐步取消了3.5万余个出租汽车经营权剩余有偿期限的有偿使用费,累计3亿余元;杭州市退还有偿使用金9000多万元。

如何破解“份子钱”改革难题?徐亚华表示,要创新出租汽车企业和驾驶员利益合理分配、运营风险共担的经营模式。鼓励巡游车企业借助现代新兴技术实现运营全过程的监管,研究探索新型的司企分配形式,推动司企利益制度深层次改革。

据报道,广州市正在对巡游车车载终端升级改造,研发了“司企利益收入清分结算系统”,尝试“固定投入成本摊销+营运收入提成”的收入分配方式,通过企业和驾驶员自主协商确定清分比例。

钟朝晖认为,应该逐步放松对巡游车的价格管制,运用络约车技术,对巡游车的计费项目、计费方法与标准进行优化

目前,部分城市已经将巡游车由定价改为指导价,更有少数城市开始探索拥堵时段的动态调价机制。“目前巡游车即使接入约车平台,也无法实现实时、动态调价,但越来越多的巡游车接入平台形成的大数据,可以为主管部门制定特定时段、气候条件下的价格形成机制提供参考。”一名约车从业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洁)

11个月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联系电话
首大医院施玉英
成都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
清远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衡水最好的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