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武极玄道 第二十八章 神算惊殇戏双双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7:16

武极玄道 第二十八章 神算惊殇戏双双

“嗯?谁再说话?”听闻此声秦海立刻圆睁二目,虎目中充满了怒火,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家中竟然出现了如此偷盗之事。于是大喝道,“地字辈弟子戒备。”

秦家堡作为梧州城的富庶之户,同时又是习武之人的传统世家,几百年的历史传承下来自然也会有着庞大的家族势力。

尤其到了秦海作为家主,秦家堡更是发展的如日中天。秦海把还在修行之中的弟子分为了‘天地玄黄’四个等级。而如今秦海听到自己放在密室之中的舟鸿玉竟然被盗,一时间感觉事情不是这么的简单,所以立刻发动了‘地字辈’的弟子,前来护卫。

众人听闻此言纷纷跑了出去。只有李寒清不紧不慢的从床上站了起来,喝了口酒心道:慕容双双?是不是和那个白痴慕容影有什么关系?莫不是毒影宗的人?他虽然这样想着,但也是飞快的向着门外走去。因为李寒清不想让舟鸿丢失。

“小姑娘,我劝你放下舟鸿,我放你一条生路。”秦海不怒自威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十八岁左右的小姑娘接着说道“否则,我让你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那女子有些狡黠的一笑:“嘻嘻,大叔你是不是脑袋被门夹过啊,马王爷当然是有三只眼了呀。”说完这个女子欲要起身飞出秦家的围拢。

“嘿嘿,小丫头嘴皮子还不错啊。”李寒清缓缓的走了出来,喝了一口酒微微一笑说道。随即李寒清就仔细的看着这个十八岁左右的小姑娘。

只见得这个小姑娘身材有些较小,一身的南蛮之地的服饰。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女孩子十分雪白细腻的皮肤,如同天际缓缓飘落还未落至地上的一尘不染的白雪一般。而后细细观去,见得她一头乌发束的十分干练简洁,一双大大颇有灵气的眼睛十分惹人喜爱,双眸之中氤氲着一丝丝蔚蓝色的气息,彰显不凡的灵动之气。一对细腻漂亮的眉毛加上那一张樱桃小口。完全将这位可爱娇小的女子描摹了出来。

“嗯?你是谁呀?竟敢和我慕容双双这样说话

武极玄道  第二十八章 神算惊殇戏双双

。”那女子秀眉一挑,有些不屑的说道。

李寒清站定,看着慕容双双的四周全部都围住了身着黑褐色衣服,手执大刀的地字辈弟子。而后又转头看了看慕容双双,发现这个小妞丝毫没有畏惧。于是开口说道:“慕容双双,你认识慕容影吗?”

“慕容影?”慕容双双摇了摇自己的小脑袋接着说道,“不知道,怎么了?”

李寒清摇了摇头心道:看她的样子不像是说谎,原来是我多疑了。于是开口说道:“好了,你将舟鸿放下就好了,小小年纪不学好。”

慕容双双一瞪双眸,有些嗔怒的说道:“就不放下,我得到的就是我的了。”

“哼,李公子无需多言。”秦海更加生气的大喝一声“地字辈弟子,上!”

秦海话音刚落,只见得周围大约二三十人保持着规则有序的队形,手持大刀有条不紊的朝着慕容双双围了上去……

“哼”慕容双双无微微冷笑一声,而后单脚踩地,随即身子在空中旋转了起来,紧接着在自己的腰间的小包裹中一抓一掏,向着周围奋力一挥,随即头也不回的稳稳落在地上,坏坏的一笑。

“咻……”

只见得以慕容双双自己为中心发射出了许许多多的肉眼看不见的银针暗器。那些银针如同深地狱之中索命的无常一般朝着地字辈的最前排的弟子杀了过去……

霎时间!众人只见得站在最前排的地字辈弟子应声而倒。还未等后排的人反应过来,只见的慕容双双双脚踩莲一般,化作一道清香的暴风魅影闪现了出去,双手呈手刀的状向地字辈弟子的脖颈初砍去……

“嗯?惊殇步法”李寒清一见慕容双双脚下的步法不禁心声疑惑,心道:这个女子怎么会老头子的绝学?老头子说过:除了自己和他没有人会这门绝学了。

阮老五身为高阶璞术者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慕容双双使得的李寒清的惊殇步法,不禁小声对着李寒清说道:“李公子,这个人怎么会惊殇步法?”

李寒清摇了摇头心中充满疑惑的说道:“一时间我也不知道,不过她的惊殇并不到火候,只是初级的地步罢了。”

正所谓惊殇步法。是由李寒清的师傅独创的一门绝学。分为初、过、终三个阶段。以现在慕容双双的修为,现在只是刚刚起步,还尚未到‘初’的地步。而自幼修行的李寒清则是已经到了‘过’的境界,稳稳欲有晋升‘终’的趋势。

“嗯?”站在一旁的阴寒见到自己家的弟子全部昏了过去,一时间不仅大怒。马上就要发动身形,朝着慕容双双飞奔而去。

“让我来吧”这时李寒清看出了阴寒欲要动手,而缓缓的走到了阴寒的身边拍了拍他轻声说道。随即也没等阴寒反应就发动惊殇步法化作一道魅影闪现了出去。

李寒清出手的原因有二:其一,他了解阴寒的虽然有速度上面的优势,但是现在毕竟是在那及其深昏暗的溶洞外面,所以他有些担心暗属性的阴寒在速度上的实力不如慕容双双:其二,李寒清也想亲自询问这个女孩是怎么学会的惊殇步法。

慕容双双双手插着自己***,有些得意的微微一笑说道:“嘻嘻,一群废物。还是姑奶奶厉害吧。”

“嘿嘿,是吗?姑爷爷我也很厉害啊。”李寒清如同一道鬼魅一般飞速的来到了慕容双双的身后说道。

“呀?”慕容双双惊呼了一声,随即也是发动惊殇步法飞速的闪现了出去。自己站在不远处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哎呀呀,吓死了吓死了,这家伙怎么这样快啊。”

这时慕容双双在身后又听到一个令自己胆寒的声音响起。“因为我也会惊殇步法。并且比你强啊。”

嗯?慕容双双一回头,有些惊讶的指着李寒清说道:“你怎么也会我家的绝学呀。”

李寒清不禁被这个小女孩弄得苦笑不得,明明是自家的绝学,怎么成了你们家的绝学了。于是开口说道:“我也和你说不清,惊殇步法其实是我家老头子的独创绝学,不知道你是怎么学会的。不过怎么说你偷了舟鸿却是不对的。把舟鸿还给我……”

慕容双双摇了摇头,似乎不想再和李寒清纠缠,于是调动自己真气,马上就要发动身形想要逃出秦家堡。

李寒清喝了口酒,微微的摇摇头。从怀中掏出了一卷丝线,也就是在地宫的那次对付zǐ寒将军的那一些坚如寒铁,软如绕指柔的丝线。嘿嘿一笑,李寒清动了!

“唰”

一阵清风拂过,秦家堡院中的一片将落的红花,霎时间微微一愣,随即如同被抽丝剥筋般的顿时枯萎而后坠落了下来。

“铮”

李寒清如风般的闪到半空之中,马上抛出自己手中的那一卷丝线。只见得,那丝线仿佛有灵性般的朝着慕容双双飞奔而去。

只见得慕容双双从半空之中应声而落,被五花大绑的轻轻摔在了地上。顿时,秦家堡的人飞奔而来将慕容双双制服在地。

“喂…喂,那个酒鬼,快将你姑奶奶放开!”躺在地上的慕容双双小脸通红的大喊大叫道。

李寒清拿着酒葫芦缓缓来到慕容双双的身边,慢慢的蹲下身子对着咧着酒气熏熏的大嘴嘿嘿一笑说道:“小妹妹啊,快把舟鸿拿出来吧,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嘿嘿。”

李寒清之所以要用丝线束缚慕容双双而不是自己亲自用手去束缚她,是因为在李寒清的心中还坚守着十分坚定的信念,那就是:‘男女授受不亲!’

虽说李寒清平时嬉笑怒骂,到处‘调戏’女孩。但只是限于过过嘴瘾。他的心中其实有着自己坚持的东西。所以今天才会这样做……

这时秦海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说道:“李公子无需心软,快快将着这女贼送去官府。”

而此时阮梦柔也来到了慕容双双的身边轻声袅袅莹莹说道:“秦堡主,还是算了吧,慕容姑娘你还是将舟鸿玉交还给秦堡主。这样可好。”

或许是慕容双双感到此事无五生趣了,亦或是她被阮梦柔的善良所打动。撅了撅小嘴十分不情愿的说道:“好吧,不过你先让这个酒鬼把我放了。”

李寒清无奈一笑,顺手一指。

“唰”

一声轻响闪过,众人只见得束缚在慕容双双的那条细细的丝线一下子就回到了李寒清的身边。李寒清嘿嘿一笑,又将丝线缠好放在了自己的怀中。心道:还是这‘脉缠绳’好用啊,嘿嘿。

而后慕容双双将舟鸿之玉还给了秦海,随即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寒清和阮梦柔,转身就走了……

待到这一切全部消停后,一行人又都回到了大厅之中。

李寒清看着还有些生气的秦海,也没有劝他反而嘿嘿一笑道:“老秦啊,我的舟鸿呢?”

武汉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武汉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武汉治疗宫颈炎方法
武汉治疗宫颈炎费用
武汉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