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信了你的邪 第28章 狡兔三窟【求收藏求推荐】

发布时间:2019-09-24 13:33:29

信了你的邪 第28章 狡兔三窟【求收藏求推荐】

确定没人,他才放心地走了出来,沈迟猛地蹿出来,一把捂住他的嘴,用力重重按在墙上,低喝道:“别吭声!”

郑大伯脑袋懵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居然真的会有人追到这儿来,连连点着头。

但是就算这样沈迟也没放松警惕,他眯起眼睛往屋里看了一眼:“龚婉在吗?”

郑大伯猛地摇头。

这间房子的门也说她不在,屋子里没人。

不在?沈迟皱起了眉头。

狡兔三窟,龚婉这东躲的,难道她还有别的去处?

“她不在你来这里做什么?”沈迟松开他的嘴,冷冷地道。

郑大伯原本吓得半死,结果一回头发现居然是这个小白脸,当场那叫一个气啊!想也不想就用力挣扎起来。

沈迟也嫌弃他一身臭汗滑腻腻,索性推开他,直接推门进去了。

“你给我出来!”郑大伯气得跳脚,立刻追了进去,拎起墙边一的晾衣杆,直接打了过去。

弯腰避开他这一击,沈迟出拳速度极快,一拳用力捣在他肚子上,郑大伯一声惨叫,他虽然看上去挺吓唬人的,但实际上天天吃香喝辣养得膘肥体壮的,哪吃过苦挨过打,不然他也不会怵齐健他们那群小混混。

原以为沈迟就是一个文弱书生,之前还唯唯诺诺不敢跟他叫板,甚至任他拿走了那么多东西,肯定是不顶事的,所以他才会拎着东西冲过来。

却没想到这一拳头打在他肚子上,痛得钻心,他感觉一股力道从腹部涌来,五脏六腑一阵绞痛,脸色蓦地煞白,连连倒退了几步。

沈迟这一拳虽然打得有点重,但也不至于重伤,因此虽然看着郑大伯一脸痛苦,他也没多留意,在这间房子里四下走动了一圈。

这果然是龚婉住过的地方,床上被子整齐,桌子上的物品全都从高到低排列,连鞋子都摆得整整齐齐,鞋尖朝外。

但是这也恰恰说明,龚婉早就没在这了,甚至她走前已经清理过所有痕迹。

这当口,郑大伯也慢慢缓了过来,脸色煞白地哼哼着:“你,你打我,我要去报警……”

“我再问你一遍

信了你的邪  第28章 狡兔三窟【求收藏求推荐】

,龚婉在哪。”沈迟盯着他:“你要知道,杀了人是要偿命的,你协助她逃走是共犯,一样要坐牢的。”

“什么!”郑大伯连痛都忘记了,猛然抬起头瞪着他:“杀……杀人?”

沈迟只看了他两眼,就明白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来这做什么?”

郑大伯整个人都懵了,茫茫然道:“我,龚婉来找过我,说如果有人找我问起她,就来把这里的窗户打开……”

猛然回头望向窗户,沈迟走到窗边往下望。

三楼并不高,但这栋楼因为位置比较偏,所以这后面的房间打开窗视野还是挺好的。

从这里望出去,远远对着的是一片田野,更远处是一座高山。

他眯起眼睛看了看,忽然指着那半山腰处的烟问道:“那是什么?”

郑大伯捂着肚子挪过来,颤巍巍看了一眼,苦着脸道:“那是山神娘娘的庙吧,不过都没什么人去那了……”他满眼愁苦地看着沈迟:“……那个,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只帮忙打开了窗户,真的会要坐牢吗?”

“这个要看法院判决和你个人态度怎么样。”沈迟敷衍地说了一句,正准备出去,想了想又折回来:“你坐到椅子上。”

郑大伯老老实实坐下,这时候他心里都七上八下的,他是听说过这边出了一个大案,但是具体是什么并不清楚,关于龚婉的事儿,他只以为她是在外头欠了钱,却没想到这贱人居然敢杀人!

杀人啊!那是要判死刑的啊!

他还在胡思乱想呢,忽然感觉身上一勒,低头一看发现沈迟居然把他绑在了椅子上,不由惊慌地道:“沈顾问,你这是干什么?”

“哦,不做什么,放心,我同事很快就赶到,会把你带回警局的。”沈迟拍拍手:“这样只是为了防止你逃跑,不会伤害你的。”

郑一海顿时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因为他刚刚还在琢磨着要不要先出去躲一阵,眼看沈迟要走,他连忙喊道:“你别走啊,放开我!”

“哦对。”沈迟转过身,在郑一海期待的目光里,直接找了一块胶布牢牢地粘住了他的嘴:“在我同事来之前,你最好乖乖地呆在这里。”

他出门前给陆韶打了个,陆韶他们连忙朝这边赶,沈迟则径直拦了辆摩的,往那座山赶过去了。

山路崎岖,但是大概是来的人不少,所以两边的杂草都已经砍掉,路面也还算好走。

沈神抵达山神庙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个人在烧香烛。

因为四周树木繁盛,所以站在庙前,一阵微风吹过,沈迟感觉浑身都舒服了不少。

里面有呜呜咽咽的声音传来:“多谢山神娘娘显灵,只要我老公从此能改邪归正,不再动不动打我,打我女儿,以后信女一定会给您在家里供香烛,每年……”

她许了很多愿,却只有一个请求,而这请求还是这么卑微。

沈迟皱了皱眉,大步走了进去。

跪伏在地的女人听到脚步声,惊慌不已地转过头来,旁边一同陪跪着的小女孩更是吓得一声不吭缩进了她的怀里。

“小鱼?”沈迟惊讶地道。

这对母女竟然是他在楼下遇到的那两人,只是此时形容更加狼狈了些,身上沾着不少灰尘和黄泥,看上去像是在上山的路上摔了一跤似的。

看到是他,小鱼的妈妈却完全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更加害怕了些:“你,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看那样子,倒像是怀疑他是一路跟踪她们到这里来的一般。

家暴,山神娘娘,显灵,失踪的丈夫,荒地的碎尸……

种种念头在沈迟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神色大变,眼里闪过一抹狠戾,但瞬间又回复如初,只是那本来冷酷的面色显得更加阴沉了:“你求的是什么?是不是求山神杀了你老公?”

“不,不不是的。”她吓得瑟瑟发抖,一双眼睛里充满恐惧:“我,我是求山神娘娘帮我把老公性子扭过来,让他以后不要再打我们了……”

她紧紧抱住怀里的孩子,仿佛拥抱着全世界。

沈迟却紧紧皱起眉头,暗道一声糟糕。

广安癫痫病医院费用
南昌治疗睾丸炎方法
雅安治疗盆腔炎费用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在哪个区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