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天下布武录 第二百一十六章 破剑阵,有如一梦

发布时间:2019-09-24 18:29:36

天下布武录 第二百一十六章 破剑阵,有如一梦

剑阵如一个巨大的光球悬浮在高空之上,流光溢彩,缓缓旋转着,没有任何死角。

而随着吴锋的出掌,一个巨大的掌印,便凭空浮现,将阵法球体中满天乱飞的法宝光雨,纷纷逼压开去。

掌印沉雄,稳如山岳。

催持剑阵的诸人,骤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鼓胀之力。

“这小畜生要狗急跳墙了,大家加把力,他不过是困兽之斗!”

“将他的反击打回去,他的覆灭,只在眼前!”

六院众人纷纷道。

吴锋只是冷冷看着眼前浩浩茫茫的剑阵。

巨大的光球,上千人布在其中,更有法宝光华烁烁,犹如天穹上的群星。

但吴锋眼里,这只是一个鸡蛋壳而已。

一掌推出,掌印顷刻化作数丈大小。

相对于直径近百丈的光球,这掌印仍是显得渺小。

但只是缓缓飘过去,在依然光华大作的阵壁上轻轻一diǎn。

轰地一声,光球便猛然炸出一个巨大的口子,光芒的碎片四散开来。

更有数十个身影和法宝一同啪嗒爆碎,血与骨溅射在虚空当中。

吴锋身化电光,如同瞬移一般,留下数个残像,倏忽而出。

“什么……剑阵被破了?”

“不可能啊!天上地下,困杀之力无与伦比的六院剑阵,如何会轻易被破?这小子之前还左支右绌,怎么能骤然破阵而出?”

他们当然不明白,六院一千多人合力的实力,也不过能将吴锋困住罢了。

吴锋服下了雪岩之心之后,崩岩掌杀伤力大增,看似轻巧的一掌。也是运发了全身力量,奋力一搏。

千人合力,并不意味着战斗力便能叠加到一千倍,没有任何一种阵法能够真正合千人为一人,面对足够强大的攻击,总有一个地方会成为突破口。

还在六院门人人喧嚣不绝的时候。崩裂之声再次丝丝响起。

而后破了一个巨口的光球,顷刻间崩散开来,将布阵的六院子弟纷纷弹射而出,就如同下饺子一般。

不少实力低微的修士直接被巨大的力量冲击,筋骨寸断,全身炸裂,就此毙命。更有人吐血重伤。

六院剑阵是将六院上千人的精气神联为一体,如今被击破,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自然每个人都会遭受强猛的反噬。

“该死啊……我们六院无数精英,竟然丧身小畜之手!”有长老怒道。

“他……他不是人,也不是妖魔。他是比妖皇更可怕的存在,是太古魔狱中降临的魔王啊!”也有人恐惧无比,终于不顾长老们的号令,逃遁而去。

而吴锋脱出了这六院剑阵,本可以就此脱身。

但这群人却令他胸中涌起了一股无比浓重的杀意。

他的眼眸骤然浮上了血的颜色,又似焚尽一切的红莲烈火。

陡然拥有这样巨大力量的感觉。竟是如此畅快,令他不由地想要杀戮。

一个都不放过。

“那么。都死吧。”

赤剑轰然脱手,仿佛云中之龙,驰骋万里长空,神鬼莫当,破苍穹无垠,不过弹指一挥间。

却又剑光纵横。带着滔天的杀意!

游龙电剑!

粗达数丈的剑气纷舞,随着赤剑流动于长空,汹涌澎湃,粉碎一切阻挡。

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一个个人形在夜空中炸开来,血光飞散,腥气弥漫在天地之间。

剑荡之下,天地之中,尽是血光。

血红色的圆月,照耀着漫天的血雨。

湖泊被完全染成鲜红,飘满了残尸,不时有破碎的法宝残片沉入其中,一片惨烈景象。

吴锋全无怜悯,以心神操纵赤剑,如臂使指,肆意杀戮!

剑光迅疾,六院之辈纵然奋力逃遁,也难以脱出长剑的攻杀范围。

终于,天地复归清明。

吴锋不知道是否斩尽杀绝,但至少目力所及,这一千多人是无一漏,尽数被诛戮!

一番杀戮过后,吴锋眼中的血红光芒,才渐渐褪去,如同这长天一般,返于清明之色。

他凭虚御风而行,向着光门回返而去,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

但陡然间,他的脑海中浮现一阵晕眩。

难道是力量耗损过度?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躯,猛然向下坠去,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便失去了意识,思维堕入混沌当中。

……

当吴锋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四周还是白天,冬阳照耀着积雪,满地银光。

他正坐在地面上,眼神恍惚,有一种刚醒过来的感觉。

他记得自己之前在地上扎了一剑,地面破碎,露出光门,但如今地面却是完好无缺,丝毫没有什么光门出现过的迹象。

虚神界的一切,莫非只是南柯一梦?

吴锋急忙神思电转

天下布武录  第二百一十六章 破剑阵,有如一梦

,所幸,东辰剑典的注释篇依然存留在脑海中,记得清清楚楚。自己的境界,也提升到了化龙境,脊柱当中充斥着元力的气息。

他笑了笑,是啊,就算真有力量压制体系远不如本世界的异界,一个世界的巅峰精英,怎么可能那样愚蠢无知,毫无头脑可言?

看来,真是一场幻梦吧,自己在梦中进行了一场血洗,体验过了极致的力量,也参悟出了东辰剑典的注释篇,并在修为上突破。奇妙的上苍借助梦幻的力量,将他应得的机缘交到他手中。

吴锋忍不住又提气纵跃而起,在那个世界他已学会了飞行,但现在却丝毫没有能够飞起来的迹象,砰地一声坠地。

但他却又轻轻摸向怀中,登时愕然。

邓爱侯给他的三颗雪岩之心,与任夭笑死斗时服用了一颗,本应还剩两颗,但现在却只剩一颗了。

究竟是真是幻?造物,当真是如是的神奇,就连梦中的服用药物,也是真实发生。

诚如古人所言:人间五十年,宛如梦幻,天下之内,岂有长久不灭者?

也许,真实的世界,也不过如同一场梦幻吧?

吴锋不由一阵怅然,望向冻云弥漫的万里霜天,日头自云层中露出半张脸,流泻出淡淡的金红色光华,并不刺目。

这深冬的冰寒之中,吴锋却感到一阵和暖之意。

他很快又调整回了心情。

无论如何,机缘到手,日后的修行便是一片坦途。自己还年轻,何必感叹,抓紧当下便好。未完待续。。

白山妇科
酒泉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宿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客服电话
北京国仁医院预约看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